天津方言

2017-10-12 13:54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详情

  天津方言主要是指天津地区的人们平常的语言,这种方言一般带着,很有地方特色。

  易吃字,如:,天津话就会说成“派所”,百货大楼,天津话会说成“百大楼”。

  sh、ch、zh 这三个读音在天津话会读成s、c、z,如:身子(sen一声),(ceng二声),真的(zen一声)

  哎(ai二声):天津人常用的发语词,尤多见于争吵,有京剧叫板的功效,如:哎你介人恁么不讲理呢?

  挠(nao二声)鳔(biao四声):纠缠别人,或者是无所事事的时间。如:介小子没事就跟我这儿熬鳔。

  白豁(huo轻声,有时也读“he”):能说或者漫际的瞎聊、吹牛,叫山侃、侃大山

  霸呲:乱踩踏,乱走;比如妈妈说小孩:“二子!下雨了,别上外边乱霸呲去!”

  扯:①贬义词,指年轻女子性格太外向了,不稳重。②形容词,指人说话做事太好玩了,例:”犯扯,你可真扯。“

  得楞(leng轻声):修理、调试的意思,比如下次自行车坏了就可以和修车的师傅说:“师傅麻烦给得楞得 楞。”倍儿地道!

  归齐:副词,到底、最后、结果的意思,如:归齐我一打听,明儿还一拨儿高英培相声《钓鱼》)

  果篦儿:早点的一种,油炸的膨化薄饼,常和油条在一起卖,叫“薄脆”,也叫果子饼

  硌窝儿:磕瘪了但是没有破的鸡蛋,蛋青、蛋黄没有流出来,还能保存一段时间,比好鸡蛋便宜,过去定量供应时也不要票,算残次品卖

  齁(hou一声)儿:形容词,特别,非常。用法与“倍儿”相同。如:齁酸,齁不是东西

  离鸡:,心不在焉的样子,也有神神道道的意思,重叠词作“离离鸡鸡”。

  子:关系、关系网。如:好家伙“万能胶”这子太野了!没他办不成的事!

  磨奋(fen轻声):默默唧唧,纠缠不休的意思。如:不告你办不了吗?你还跟这磨奋吗?

  腻歪:做动词时是讨厌的意思,做形容词时是无聊、无所事事的意思,也有讨厌的意思

  耨(nou三声):①动词,做打趣、开玩笑讲,如:今儿个让老张他们耨一顿;还做讲。②赖着不走。如:两口子结婚三年了,没房子,一直跟婆婆那耨着

  死签儿:解放前争码头,一方提出条件,另一方从自己人中抽人去应对。由于对方的条件常很苛刻,去的人多半不死带伤(比如油锅里捞铜钱、剁手指等等),所以要抽签决定谁去,故称作“死签儿”,后来泛指玩命、拼命。

  走鸡:偏离了正常的、应有的状态。如:这事本来归街道管,你一打110,这不全走鸡了。

  扒(ba一声):说瞧不起人的话。你别把人扒得一文不值。

  扒头儿:把头贴近去看。我扒头儿往屋里一看,没人。

  巴结(ji一声):培养。把你巴结到大学毕业了,可真不容易啊!

  拔裂儿:开裂。冬天手上搽点凡士林,别冻得拔裂儿。

  罢了(liao重读):了不起,有你的。罢了,我服了。

  掰不开瓣儿:筹莫展,无计可施。好几天了,我心里就是掰不开瓣儿。

  白吃饱儿:不做事白吃饭。他什么都不干,整天白吃饱儿。

  白给:①白白地送人。这些破烂东西,白给也没人要。②不是对手。你还要跟他较量,白给!

  白话(huo读轻声):、乱讲。别听他乱白话了,没那么回事。也作白话舌、白话蛋。

  板:纠正、改掉坏习惯。你这个毛病可得板着点儿。

  半参子(can读四声):事情没做完。他又弄个半参子,搁下走了。

  膀的力的:到头了、到底了、到家了。跟您说个膀大力的吧,最低价是18万,再少不行了。

  瓣儿:次、一回,指哭。这孩子一天不知哭多少瓣儿。冲着我妈的遗像哭了一大瓣儿。

  抱热火罐儿:空想。没有希望了,别再抱热火罐儿了。

  背(读一声):平均、分摊。每人才背十块钱,真便宜。

  笨揣(chuai二声):蠢笨的人。怎么教你也不会,真是个笨揣。

  贝儿贝儿:傻子。别管怎么打扮也像个傻贝儿贝儿。

  比划(hua轻声):较量。你要不服咱俩就比划比划。

  憋嘟:发育不良,身体矮小。都18岁了才不到1.6米,长憋嘟了。

  病病歪歪:身体衰弱,经常有病。这几年他老是那么病病歪歪的。

  不吃劲:可有可无、没关系、没必要。这场戏不太精彩,看不看不吃劲。

  不分流儿(liu四声):手的动作不灵活。冻得我的手都不分流儿了。

  不够捻(nie轻声)儿:差一点。不管怎么省着,每月还是不够捻儿。

  不够揍儿(zou四声):骂人的话。或简化为不够。这个人真不够。

  不合遥性:不对头,不合习惯。这片居民楼的设计不合遥向。遥或作窑。

  不识逗:不喜欢开玩笑。他可不识逗,你逗他就跟你急。

  不拾闲儿:多动。这孩子一天到晚乱祸祸,脚手不拾闲儿。

  不吐口儿:不答应,商量。别管怎么说,他也不吐口儿。

  不着调:不能循规蹈矩。儿媳妇多讨仔细,婆婆也总说她不着调。或作不着槽。

  碴巴过节儿:嫌隙。咱俩可没有碴巴过节儿,你别多想!

  差道儿:办事不正规,乱做主张。这小子真是差道儿。

  岔(cha三声):事情没办妥。这门亲事又岔了。

  岔头儿:别生枝节。本来都商量好了,又出了岔头儿。

  拆兑:筹措、通融。资金不足了,还得想法拆兑一下。

  挤(ji三声)兑:排挤。他在单位里老叫人挤兑。

  额勒金德:好的,讲究的,精致的。例:我跟您说个额勒金德的。“

  藏蒙个儿:捉迷藏。引申为扑朔迷离。有话明说,咱心明眼亮,别藏蒙个儿!

  抄摊子:散伙。这伙子人没法合作,这不刚开业没两月就抄摊子了。

  撤:①打。撤他个嘴巴子。②事先离席。我有点事,先撤了!

  嗔着:对孩子的责怪。别别再祸祸了,你爸爸回来又要嗔着你。

  撑死:最大限度。这回考题太难了,我撑死能得70分。

  撑子(cheng四声):木器家具的边腿等有支撑力的部分,如椅撑手。

  吃犒劳(lao轻声):工厂、商号、单位食堂改善伙食增加莱品,多在年节或食堂有结余时行之。(非犒赏)

  吃味儿:多心,嫉妒。你别找上级来压他,要不他会吃味儿。

  抽抽(chou轻声):缩小。人老了,骨节都抽抽了。

  臭遍街了:过剩了。到处是卖西瓜的,都臭遍街了。

  臭嘴:爱说不吉利的、叫人不爱听的话的人。与谚语哪壶不开提哪壶同义。

  出出:背后胡乱议论。有什么意见当面提,别事后瞎出出。

  出幺讹子:提出不合时宜的意见。大家都同意了,就他出幺蛾子。

  串老婆舌头:喜欢张家长李家短的人,有的方言作包打听。

  斥(ci一声)打(da轻声):责备、申斥。孩子不懂事,别总斥打他。

  搋(chuai一声):厮打。这两人说戗了,搋起来了。

  踹:①强令。别踹他了,看撑着。②强令人买。够了,别再踹我了。

  噇(chuang二声):①栽下去。别上那么高,看噇下来。②扎伤。别含着筷子玩儿,留神噇了嘴。 ③装。把这口袋噇满了。④吃饭无。你有多大胃口,怎么一个劲儿地噇啊!

  皴儿:皮肤上积存的污垢。你脖子上都是皴儿,快去洗洗。

  搭桌:为救济穷时友、伙伴而集资。他老了,唱不了戏了,现在连饭都吃不上。同科的师兄弟 给他搭桌,唱了一场义务戏。

  答(da一声)理:答理。我在街上碰见他,他装没看见不答理我。

  当(da二声)是:以为。我当是你走了,怎么还在这儿。

  打驳拦儿———从中。你可别打驳拦儿,咱一定办成了它。

  打镲(ca三声):开玩笑。咱说真格的,别跟我打镲。

  打糙(cao一声)儿:不是很讲究的、准备出门应酬穿衣服。什么好看不好看的,就是平常打糙儿穿呗!

  打一晃:短暂地露一面。别管多忙,你也得来打一晃。

  打落(lao四声):光问价格不想买。这位不像个买主,打落来了。

  打泡儿:剧团到一个地方演出头三天的剧目叫打泡戏。引申为到一个新岗位后先实行几个新措施。

  打水漂儿:本为儿童的一种游戏,后指把资金白白浪费掉。我拿了三十万啊,都打了水漂儿了。

  打歪歪:故意捣乱,使事情办不成。我说这个靠不住吧,怎么样,打歪歪了!

  打印子:本指高利贷。后指对于某件东西经常需要花费。买辆汽车是好事,可这打印子你受得了吗?

  打游飞:无职业,到处混饭吃。也不想法干点么,整天打游飞。

  大宾:原作大冰,即介绍婚姻的男人(女介绍人称小媒),多邀请有一定社会身份的人充当。

  大发(fa轻声)了:过甚了。装修就别太讲究了,要不花钱就大发了。

  大壳帽:公务员戴的硬壳帽。大壳帽一戴可真威风。

  大梨:、言过其实。他是个大梨,别信他的。也作大梨膏、吹大梨。

  打圆盘:为人了事、和解。这种事非得找人打个圆盘才行了。

  逮小辫儿:抓住。咱可得一清二楚,别叫人逮小辫儿。

  待见(jian轻声):瞧得起。看你办的事都什么事,莫怪不叫人待敬。

  刀(dao二声)尺(chi轻声):打扮,装潢。这一刀尺可漂亮多了。包装华丽,实质的商品叫刀尺货。

  叼扯:对伤心别扭的事思虑个没完。事情已经过去了,别紧着叼扯了。

  得记:儿子恪尽孝道,特指临终时,亲视含殓的儿女。也作得济。

  地界(jie一声)儿:地方。大夫:我就是这个地界儿总疼。

  地起:开始、从来、一向。地起我就不同意咱闺女跟他搞对象。也作地跟儿、老起根儿。

  掂配(pei轻声):搭配、合计。晚上小弟弟来,留他吃饭吧,你掂配俩菜。也称掂对。

  吊膀(bang四声):不正当的男女勾引。也作掉棒。

  调侃儿:说隐语,用言语嘲弄。别跟我调侃,你这套我懂!也作调坎儿。

  顶(ding一声)对:正好,正合适。咱这个日子总也不顶对,赚多少也不够。

  顶不济:最坏的估计。顶不济多花二百,还怎么着?

  顶戗:管用,能独当一面。这些个人里一个顶戗的也没有。

  断间(jian轻声):大房子里隔断成小房子。儿子要结婚没房,就在我那屋打个断间吧。

  堆:①倒塌。连雨天,土坯房堆了好几处。②瘫倒。我们老爷子忽然堆那儿了。

  兜:①包揽。有问题我兜着。②搜集。先兜兜情况,再汇总研究一下。

  逗闷子:斗气、开玩笑。咱规规矩矩的,别光逗闷子。

  耳会:①注意、留心。我没耳会他是不是来上班了。②喜欢,常用于否定的事。涮羊肉我不太耳会。

  耳旁风:听完就忘,不以为然。你好好想想我这些话,别当耳旁风。

  发(fa二声)丧:丧葬。发丧得很隆重,老爷子生前人缘好!

  发(fa四声)孩儿:从在一起的朋友,也作发小儿。

  放肝气:发脾气。你哪儿来的这么大火儿,别拿我放肝气。

  飞花:破旧、散乱。你看你那双鞋,都穿得飞花了。

  匪:穿着打扮过分超前。一个男孩子留着那么长的头发,还染黄了,太匪了。

  废物点心:笨拙、办不成事的人。也作废物鸡、废物蛋。

  份儿:①身份。这回够份儿了,副局了。②艺术水平。能不能上一级那就得看你的份儿了。

  浮(fu一声)囊(nang轻声):①膨化。你把馒头泡在汤里那不都浮囊了?②。我看他的脸不是胖, 是浮囊了。

  服软儿:认错。别再那么横了,给他服个软儿就没事了。

  浮(fu四声)头儿:表面、。就在浮头放着了,一伸手就拿出来。

  疙疸洼:集中的地方。过去茶楼啊、杂耍场啊都在这个疙疸洼。

  糟改:挖苦、取笑。你不是拿我糟改吗?也作改哥们儿,语气重些改透了。

  咯孬:垃圾、应丢弃的东西。这种人简直是社会上的咯孬。也作咯孬杂碎。

  搁其末末:小节、不经意的事。谁都知道钱是好的,可我一向是搁其末末。

  硌:接触突起的小硬东西。海滩上石很多,你光着脚小心硌着。

  变扭儿:难受,心情不好,关系不好。他们经常闹个扭儿。

  个里崩(beng三声)子:不识时务的人。也作蛤蜊蚌。

  个把月:一个月左右。这趟出门儿我得个把月才能回来。

  艮(gen三声):①性格倔强、狠。②食物坚韧。这个萝卜有点儿艮。

  够口儿:该收束了,够程度了。老人儿都没了,还在的也是八十上下了,都够口儿了。

  够戗:难度大,没把握,有风险。你叫我去跟他要账,够戗!

  姑母俩:老年夫妇。这老姑母俩,晚年可享福了。也作公母俩。

  鼓掇(dou轻声):、装修。这孩子心灵手巧,把彩电能鼓掇好了。

  刮(gua三声)净(jing轻声):漂亮。王师傅这活儿出来总是那么刮净。

  归了包齐:总起来、全部。归了包齐也值不了多少钱。

  归其:最后、到了。白吵了半天,归其还得听他的。

  过儿:情谊、来往。随大伙儿也掏十元钱算了,太多没那么大过儿。

  顸(han一声):粗。多用于线体、柱体物及笔画、声音。换根顸的来!写的这一横太顸了。他嗓门儿 真顸,合适唱男低音。

  好活:成了,正好。再往里一点———再来点———好活!也作得活。

  好么眼儿:无缘无故地。她好么眼儿地自己哭起来!

  号儿:种、类,贬义。这号儿人,少见!或作这道号儿。

  喝变(bian轻声):变卖。他爹留下的那些古玩,他都给喝变了。

  合着:原来、难道。合着我为你那么帮忙,你一点儿不知情。

  黑:攫取,,地占有钱财。这家伙太黑了。

  黑更(jing一声):夜里。或作黑心、黑下。黑更半夜有人叫门。

  横丝肉:凶相。这个人不好惹,你看他长着一脸横肉。又作横肉。

  横是:可能、大概。你的眼泡子都肿了,横是熬夜了吧!

  猴(hou轻声):、关押。那小子多端,猴儿起来了。

  胡不拉(la三声):什么都不会态度还很生硬的年轻人。也作虎不拉。

  胡儿天:瞎说。也作胡天话、胡勒。

  胡嘬:非分、非法的行为。整天在外面胡作,早晚出事!也作作祸儿。

  哄(hu四声)弄:敷衍了事、弄虚作假的行为。这活儿是怎么干的,简直是哄弄人!也作哄弄局儿。

  护犊子:袒护自己的孩子。你光说我们孩子不对,你也太护犊子了。

  嚏(ti四声)喷(fen轻声):普通话叫“打喷嚏”,但到了天津,不知怎么的,就叫“打嚏喷”

  恁(nen三声)么:应该是“怎么”,但天津人就说“恁么”,而且还常常在后面接上“嫩么(那么)”,例:你恁么嫩么腻歪人呢?

  油呼鲁:实际大概是“油葫芦”,指跟蟋蟀(即“蛐蛐儿”类似的昆虫),还有一种差不多的,俗称“三尾(读作“以”)巴腔子”。

  尼了:“你”或“您”的叫法,实际应为“您这是干什么去?”,按标准的天津话说就是“尼了介斯嘎嘛七?”

  迂(yu一声):迂贴。指悠闲无忧的状态。例:抽着香烟,喝着茶水,还看着球赛,你挺迂(贴)啊?!

  二八八:这可是经典的天津话了,意指一般水平或中等偏下的,大概和“二把刀”差不多。例:那么窄的道,也就您这老司机能过去,要换个二八八的,准卡那。(另:“卡”字在天津读作qia二声或三声)

  垮(kua三声):特指颜色对比过于鲜明或颜色太艳。例:你这身衣裳太“垮”了。

  蒯(kuai三声):主要有两种意思:一,挠;二,舀。例:1.我这后背好像让蚊子给咬了,帮我蒯蒯。2.上水缸里蒯点儿水。

  凿吧(ba轻声): 指再进一步确认。例:我看这些差不多了,再凿吧凿吧就行了。

  掰掰:天津人对“叔叔”的叫法。同样,“伯伯”叫“大大”。“伯母”叫“娘娘”。

  脚(jiao一声):①脚。 例:你界脚可谮凑!②觉。例:我感觉就是“我脚着”

  耐银:耐人,就是招人喜爱的意思,这小孩我挺喜欢,用天津话说就是,介孩子倍儿耐银!

  杂了咕咚:多多少少的,零零碎碎的。例:”介事杂了咕咚的知道些。“(的相声《讲帝号》)

  拿拿拢(long二声):别人,多指用武力,治理别人。例:管你,天津话会说“甭着急,一会儿我就给你拿拿拢”(马志明的相声《纠纷》)

  疙(ga轻声)瘩(da轻声):①津话,衣服上的纽扣。叫纽子。②凸起的大包。例:“妈,你看我撞(zuang四声)介大疙瘩”或者“我介身上起了好多大疙瘩”。③也当最小的孩子。例:这是我最小的孩子,天津话说:“介是我们家老疙瘩”

  娘(nia二声)们儿:指已婚的女子。老娘们儿,指中年妇女。重读,语气不好时为贬义词,有骂人的意思。例:“介是我娘们儿”意思是这是我老婆

  爷们儿:关系好的男子之间的称呼,不分年龄大小。例:“哟,爷们儿,哪去”

  爷:男子间的尊称。例:A,B对话。A“张爷”(姓氏后直接加爷) B“爷”或者一连串爷“爷爷爷爷爷”(不能回两个)

  嘛:不好解释,在天津有很多含义,一般只有天津人才能懂①(ma二声)什么,再说一遍。例,A说了一件事,B没听清楚,B就会说“嘛?”②(ma四声)说的不对,不同意某人说的观点时说。例,A说了一件事,B 认为说的不对,B就会说“嘛!”(强烈反对时就会连用“嘛嘛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