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方言

2017-10-14 14:03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详情

  中国地域广阔,汉语少数民族语的方言众多。2000年10月31日颁布的《中华人民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确定汉语普通话为国家通用语言。

  汉族社会在发展过程中出现过程度不同的分化和统一,因而使汉语逐渐产生了方言。

  现代汉语有各种不同的方言,它们分布的区域很广。现代汉语各方言之间的差异表语音、词汇、语法各个方面,语音方面尤为突出。一些国内学者认为多数方言和共同语之间在语音上都有一定的对应规律,词汇、语法方面也有许多相同之处,因此它们不是的语言。国外学者认为,各方言区的人互相不能通话,因此它们是很的语言,尤其是闽语中的各方言。根据方言的特点,联系方言形成和发展的历史,以及方言调查的结果,可以对现代汉语的方言进行划分。当前我国语言学界对现代汉语方言划分的意见还未完全一致,大多数人的意见认为现代汉语有七大方言。

  我国人口较多,比较复杂,所以讲不通的方言分区处理分析。按照现代通俗的分法,现代汉语方言可分为七大方言区。即官话方言(方言列如;犯贫、贫气、搓楞等)、吴方言湘方言客家方言闽方言粤方言赣方言。

  同时,在复杂的方言区内,有的还可以再分列为若干个方言片(又成为次方言),甚至再分为“方言小片”明知道一个个地点(某市、某县、某镇、某村)的方言,就叫做地方方言。如南昌话广州话长沙话等。

  汉族社会在发展过程中出现过程度不同的分化和统一,因而使汉语逐渐产生了方言。方言形成的因素很多,有属于社会历史地理方面的因素,如长期的小农经济、社会的割据、人口的迁徙、山川的阻隔等;也有属于语言本身的因素,如语言发展的不平衡,不同语言之间的相互抵触

  、相互影响等。现代汉语有各种不同的方言,他们分布的区域很广。现代汉语各方言之间的差异表现在语音、词汇、语法各个方面,语音方面尤为突出。汉语按方言分为两大类:官话方言和其他六大南方方言,官话由于和通用语之间在语音、词汇、语法十分接近,因此它们不是的方言,即现代汉语,英文称作Mandarin-Chinese。其他南方方言没有语言地位,除客语、闽南话、粤语、北部吴语之外,其他都没有规范化,处于衰落,消失的境地。除了闽语、粤语是保留了很多上古汉语特征外,其他都和广韵能对应起来,属于中古汉语。客语、赣语很大程度上是中古汉语的北朝汉语,而吴语、湘语可能是南朝汉语的。

  中国的语言学家对于汉语方言的划分一直存在很大的争议。有人把汉语划分为七大方言,有人划分为五大方言,也有人分为六大方言、八大方言,甚至九大方言。但是大家比较认同的是,无论采取哪种划分方式,这些“大方言”内部的使用者有时也不能相互理解。在不同的方言区,人们的方言意识也有一定的差别。

  汉语各方言还可以分为许多次方言,次方言之下又可再细分成若干小片和方言点。

  根据方言的特点,联系方言形成和发展的历史,以及方言调查的结果,可以对现代汉语的方言进行划分。当前中国语言学界对现代汉语方言划分的意见还未完全一致,大多数人的意见认为现代汉语有七大方言。

  官话方言是现代汉民族共同语的基础方言,内部一致性较高。在汉语各方言中它的分布地域最广,使用人口约占汉族总人口的75%。

  官话方言内部按其语言特点一般可以分为八个次方言东北官话官话冀鲁官话胶辽官话中原官话兰银官话西南官话江淮官话。

  东北官话是汉语官话的一个分支,分布于省、省、的绝大部,省的东部,省东北部。170多个市县旗,使用人口约1.2亿。东北官话可分为吉沈片、哈阜片、黑松片,每片又可分为若干小片。

  东北官话是狭义上的东北话。广义上的东北话不仅包含东北官话,还包含大连等地使用的胶辽官话。

  东北官话相当接近普通话(话与普通话之间则有相当明显的区别:过多的儿化音、话特有的方言词等等)。

  官话,是官话的一个分支,虽名称中有“”二字,但并非话,更准确的说官话是热河地区的方言,主要分布于市、省承德市市、涿州市,省赤峰市,朝阳市凌源市建昌县。可分为京师片、怀承片、朝峰片三片。使用人口约1500万。三声四调,古入声派入平、上、去且相对均匀。其中,

  冀鲁官话是汉语官话方言的一个分支,分布于省大部、山东西部以及市平谷区、山西广灵县和宁城县,使用人口约9000余万。大致可分为三个片:石济片保唐片沧惠片。可再细分为十三个小片。

  冀鲁官话区主要的特点是大都有阴平、阳平、上声、去声四个声调,古平上去三声和古入声浊音声母字的演变情况各地相同。即古平声清音声母字今读阴平,浊音声母字今读阳平;古上声清音声母字和次浊声母字今读上声;古上声全浊声母字和古去声字今读去声;古入声次浊声母字今读去声,全浊声母字今读阳平。

  胶辽官话是汉语官话方言的一区,主要分布于的胶东半岛、的辽东半岛鸭绿江下游地带。

  胶东话是从外地带入胶东,辽东话是从胶东带入辽东。历史上在一些地区如省还存在过个别胶辽官话的方言岛,但渐渐都消失在周围方言的“汪洋大海”之中了。

  中原官话主要分布于河南大部、山东西南部、安徽西北部、山西南部、陕西关中、甘肃东部、青海东部、新疆天山以南地区等,共390个县市,中原官话的使用人口仅次于西南官话。中原官话分为兖菏片徐淮片郑开片洛嵩片南鲁片漯项片商阜片信蚌片汾河片关中片秦陇片陇中片南疆片等十三片。

  典型中原官话与普通话在声母、韵母和用词上差距较大,严格区分尖团音。主要以古入声清音声母和次浊声母字今读阴平,古全浊声母字今读阳平的入声归派方式是中原官话区的划区标准。

  兰银官话是官话的一个分支,它分布于、省、新疆省的北部地区、省西部,共56个县市。可分为四个片∶金城片、银吴片、河西片、北疆片。

  兰银官话古入声清音声母和次浊声母字今读去声,全浊声母今读阳平。其中永登皋兰古浪天祝四个地点平声不分,只有平声、上声去声三个调;其余地点阳平与上声同调,只有阴平、上声、去声三个调。

  西南官话,是流行于中国西南部四川、重庆、贵州、云南、广西部分地区等地以及邻近的湖南西部、湖北大部、陕西南部,在境外是缅甸果敢的主要语言,在老挝、越南等地也有部分汉族使用。西南官话在缅甸掸邦第一特区(果敢)具有地位,是仅有的3个具有地位的汉语分支之一。此外东南地区的军话有时也被视为西南官话的一支。

  江淮官话,旧称南方官话下江官话;又称淮语江北话下江话。现被划为汉语官话中的一支。

  江淮官话分布于今江苏和安徽两省中部、湖北局部、河南南部、江西北部部分地区,使用人口大约为7000万,主要分布于江苏、安徽两省的江淮地区。

  江淮官话自东向西分为洪巢片黄孝片,其中以洪巢片人口占绝大多数。以前把南京话作为江淮官话代表语音,是一种古老的汉语方言。

  又称湘语,是汉语八大方言中通行地域较小的一种方言。湖南省有多种不同的方言,湘方言是其中最有影响的一种。湘语分为长益片、娄邵片、辰溆片、衡州片、永州片等五片。

  赣语,古称傒语,又名江西话,为汉族江右民系使用的主要语言。形成于宋代,亦在相当程度上保留了中古汉语中的入声和尖团音。赣语可分为昌都片、宜浏片、大通片、吉茶片、抚广片、鹰弋片、耒资片、洞绥片、怀岳片九片方言。

  使用人口在江西境内主要分布在江西的中北部即赣江的中下游、抚河流域,修河流域及鄱阳湖周边、湘东和闽西北、鄂东南、皖西南和湘西南等地区。另外在浙江、陕西还有少数赣语方言岛。可分为九片方言,以南昌话抚州话为代表语或标准音。赣语内部的各方言之间互通程度亦比较高。

  使用赣语的人口在5500万左右,约占中国人口的5%左右,世界排第三十八位。

  吴语,又称江东话、江南话、吴越语。商周春秋至今有三千多年历史变迁,底蕴深厚。在中国分布于今浙江、江苏南部、上海、安徽南部、江西东部、福建北一角。吴语是中国定义的中国七大方言之一。

  从历史、文风、语言特性分析,吴语极近中古华夏雅言,吴语的整齐八声调是为古汉语正统嫡传。和官话相比,现代吴语具有更多古音因素,诸多字音与古代韵书吻合。

  北部吴语又叫吴语太湖片,为吴语的核心,扎根于创造辉煌历史文化的典型传统江南。

  南部吴语分歧很大,甚至片内也有部分点不能通话。台州片语音与北吴最接近,婺州等地跟北吴尚有通话可能,而东瓯片与其他片差异最大,不能通话。温州话具有古百越语和楚语底层,所以即便吴语区的人也难懂温州话。衢州市和上饶市的市区话带有较多的太湖片特点,跟周围乡间的处衢话不同。处在蛮话区与闽南线万,为明初金乡卫驻军的,属太湖片吴语。南部吴语相邻两片间有些方言带过渡性质。

  西部吴语分布于皖南、江苏西南部及浙江西北角,拥有辉煌的历史文化。宣吴在太平时期遭受重创,流民问题严重,故一些江南地区不讲吴语,此处仅计吴语文化县市。徽州片曾因为没有浊音(北吴南吴宣吴都有浊音,浊音是吴语的准入门槛)而被划出吴语,但无确切,徽州片是古吴语分支,与现代吴语仍有差距。因吴语行政区未拆时,徽州是吴语行政区的组成部分,仍将徽语纳入。

  闽语是汉语七大方言中语言现象最复杂,内部分歧最大的一个方言。主要通行于福建、广东沿海平原、和海南四省以及浙江省南部和江西、广西、江苏三省的个别地区。使用人口约8000万。

  福建、广东沿海平原、和海南四省以及浙江省南部和江西、广西、江苏三省等地区使用,人口约8000万。

  闽东话通行于福建省东部,当地人自称为“平话”。包括以福州为中心的闽江下游地区和以福安为中心的山区,共18个县市,以福州话福安话福鼎话蛮讲为代表。闽东方言区内的不同地区的发音差异极大,方言内部交流非常困难,所以民间交流一般使用带福建口音的普通话来交流。

  闽南话俗称“河洛话”、“福佬话”。当地人自称“白话”,是通行范围较广的一片。“河洛”一词来源当地人认为先人由中原河洛地区南迁形成的共识,而具体河洛地区尚未得考证,由区内各姓氏族谱记载溯源推断应该在今河南一带。包括福建省内以泉州、厦门、漳州三市为中心的20个县市。福建省以外各地通行的闽方言,部分属于闽南方言。闽南方言以厦门话泉州话漳州话为代表,形成于东晋永嘉南渡期间,底子是中原官话(河洛话);漳州话形成于五代十国期间,也有较大的影响;包括整个闽南地区和地区的闽南语,基本都是泉州话与漳州话衍生而成。此外,潮州话雷州话文昌话也分别在广东东部和雷州半岛及海南岛有较大的影响。

  通行于福建省北部建瓯、建阳、南平(不包括市区)、武夷山松溪、顺昌(东部)、政和、浦城(南部),通行于闽北地区的绝大部分县市,以建瓯话为代表。福建省以外各地通行的闽方言,部分属于闽北方言。

  粤语以珠江三角洲为分布中心,在中国的广东、广西、海南、、澳门,及、欧洲和、、以及东南亚一些国家的华人社区中使用,是、澳门的语言。

  汉族客家民系分布在广东、福建、、江西、广西、湖南、四川、浙江等省,其中以广东东部和北部、福建西部、江西南部和广西东南部为主。客家人中原迁徙到南方,虽然居住分散,但客家方言仍自成系统,内部差别不太大。四川客家人与广东客家人、浙江客家人与福建客家人相隔千山万水,彼此可以交谈。

  a客语继承了较多古汉语的特性,如完整的入声韵尾[-p]、[-t]、[-k]。一般认为,客语和后期中古汉语(唐宋二代为准)之间的承袭关系较为明显。

  客家方言主要通行于广东、广西、福建、江西和四川、湖南、海南、浙江、重庆以及和的部分地区。其中主要的区域是广东东部和北部,广西南部,江西南部,福建西部。粤闽赣边区一 带是客家最集中的地区,因而也是客家方言最流行的地区。在海外,东南亚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新加坡、泰国、越南、菲律宾以及美洲华侨、华裔中也有不少讲客家话的。客家方言也算庞大,世界总人口超7000万人。

  亚人文科学院合编的中国语言地图集分类,其中,客家语则被笼统归为粤台片。根据的分类,客语大体上可以分为两大类型,即北片(岭北客家音系)、南片(岭南客家音系)。北片客家语差异不小,又细分为宁龙片、于桂片、铜鼓片、汀州片;南片一般分为粤台片、粤中片、潮漳片、粤北片,总八。[39]

  过去的分法(如右图所示[38]),潮漳片没有定名,粤中片则被细分为粤中片和惠州片;现经过重新调整,仍为八片。

  南片主要包括广东、广西、福建东南部、的客语,、澳门和海外的客语也属南片。词汇上与北片差异大,土语词汇多且词汇内部一致性较高,入声保留较为完整。总体而言南片面貌比北片古老。

  粤台片是主流客语的代表,主要分布于梅州、河源、惠州东部一些县。客语也多数也属粤台片。另外,粤西、桂南、海南等地的客语(涯话、新民话等)也从属于这一片,可以称之为“涯话小片”。四川、重庆的客家人也大多从粤东地区迁过去,原本也和粤台片相差不大,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地方客语也受到日益受到四川话的影响。

  粤中片涉及珠江支流东江流域中上游地区的一系列土语,主要分布于河源和惠州部分地区。

  一些主流客语使用者称东江本地话为“蛇话”(或“畲话”),略带贬义意味。

  特别注意的是,惠州话(惠城话)原单独分为“惠州片”。事实上,惠州话与水源音的联系相当密切。

  潮漳片主要分布在与闽南语(包括潮州话)接壤的客家地区,如漳州、潮汕、海陆丰等地区。其中潮汕小片包括,丰顺、揭东揭西等地的客语,属“半山客”,特点:词汇受到潮州话的影响,具有与官话的跷舌音不同的轻微卷舌音,平声调接近官话。潮汕小包片以丰顺汤坑话为代表;在泰国,不少华裔说这种客语。另外,海陆小片是指以陆河话、海陆腔为代表的海陆丰客家语。

  北片主要包括江西、闽西等地的客语。北部词汇受赣语、官话、闽北语影响,与南部词汇差异较大。各地入声韵尾保留完整程度不一。根据北片特点,又细分为宁龙片、于桂片、铜鼓片、汀北片。

  原来的划分中,原汀州府地区客语比较笼统地划为“汀州片”。但由于南部的上杭、武平、永定等三县口音较为接近梅县话、惠阳话等,可归为“粤台片”。而汀北片主要分布在原汀州地区的北部,包括长汀、连城、宁化、、明溪等五县。

  宁龙片的宁,指的是江西的宁都县;龙,指的是江西的龙南县;宁龙片则分布在宁都到龙南一带,包括宁都、兴国、石城瑞金会昌、安远、龙南、定南、全南、寻乌等地。该片主要有宁石口音和三南口音。

  于桂片的于,指的是江西的于都县;桂,指的是湖南的桂东县;于桂片则分布在于都桂东一带,包括于都、赣县、上余汝城、桂东等地。该片主要有老客口音。

  的新界客语属客语粤台片新惠小片,与广东深圳、惠阳、惠东的客家语高度接近,与其它主流客语都可以互通。约从1960年代开始,在广东的客家地区有大批人员移居,他们带来了广东本地的客语。大多数移民的客语和新界客语可以互通。

  海外客语以粤台片为主,还有少量潮漳片。由于梅县客家人曾于18世纪在加里曼丹岛西南端的坤甸建立华人国家兰芳国,因此今隶属印尼的该地有一种坤甸式的客语,它跟的客语几乎不同,坤式客语内夹杂很多印尼语和当地土话,可以分为一类,可认为是客语海外片的一支。

  晋语是中国北方的唯一一个非官话方言,但是否归属官话,或分出,尚有待。晋语使用人口约6305万,晋语区东起太行山、西近贺兰山、北抵阴山、南至黄河汾渭河谷,是中华文明的重要发源地之一。

  晋语别于官话的最大特点就是保留入声。晋语的声调也有极复杂的连读变调现象。晋语全浊音清化有四种不同的演化方式。多数晋语有五个声调,部分地区有六个、七个或四个声调。晋语有很多与官话差异较大的特征词以及保留的古语词。晋语区还是中国唐诗的重要产区。

  晋语的主要使用地区有山西省、省部、陕西省北部、河南省黄河以北大部、省西部,地跨175个市县。晋语核心区主要为太原话(已分化成新老两派)和吕梁话。

  徽语,即吴语-徽严片,是一种分布在钱塘江上游地区古徽州府严州府大部、饶州府部分地区的汉语方言,使用人口约436万。

  现代徽语分化于吴语,因其失去全浊音被排除出吴语,但由于其连续变调、韵母及句法和词汇上接近金衢等处南部吴语,广义上可归属吴语-徽严片。与邻近的吴语赣语相较,徽语兼具两者特色,如声母系统接近赣语,而韵母系统则与南部吴语接近。

  徽语保留了很多的中古汉语的特征,如入声、次浊音、文白异读的保留,和北方官话差别大,和吴语一样,徽语的式的在句子中连读变调的发音特征是另一个与官话的显著差别。

  旧时徽语歙县徽城话为代表音,严州话则以原建德梅城话为代表音。由于行政中心的变迁,屯溪话是徽语代表音。

  平话是西南地区汉语方言的一种,属汉语何种方言尚无,有的学者或方言书刊把平话归入粤语,有的则认为平话是方言。

  平话名称古代即有,涵义至今不明。使用人口200多万。平话又分为桂北平话和桂南平话,桂北平话与湘南土话粤北土话有近缘关系。

  方言是语言的地域变体。中国幅员辽阔,方言众多。一般认为,汉语可以分为七大方言:官话方言、湘方言、赣方言、吴方言、闽方言、粤方言和客家方言。其中,官话方言又称“北方方言”,其他六大方言可以合称“南方方言”。总体来说,官话方言内部差异较小,使用不同官话方言的人能够互相通话;南方方言和官话方言以及南方方言内部分歧较大,使用南方方言和使用方言的人以及使用不同南方方言的人往往无法通话。

  一个大方言区内部仍存在语言差异,因此方言之下又分次方言,次方言内部还可以再分为若干土语。例如,闽方言分为以下七区:闽东区、闽南区、闽北区、闽中区、莆仙区、邵将区和琼文区。闽南区又可再分为泉漳、大田、潮汕、雷州四片。

  方言具有丰厚的文化底蕴。它是地域文化的载体,表达地区的文化特色;也是传统文化的活化石,传承宝贵的文化遗产;还是植根于民间的文化形态,具有深厚的民间文化土壤。文化包容性越大,越有魅力和影响力。方言理应得到珍惜和。

  著名语言学家周海中教授认为:语言是人类文化的载体和重要组成部分。每种语言都能表达出使用者所在民族的世界观、思维方式、社会特性以及文化、历史等,都是人类珍贵的无形遗产。当一种语言消失后,与之对应的整个文明也会消失。当今处于弱势的民族语言正面临着强势语言、全球化、互联网等的冲击,正处于逐渐消失的之中。

  语言如此,方言亦是如此。因此,机构和语言学界应该采取积极而有效的措施,抢救濒危方言,弱势方言,如此才能传承地域文化,促进社会安定。

  需要特别指出的一点是:普通话只是通用的汉语,并非用来取代方言。普及普通话固然重要,但是我们不能因此而丢弃方言。会说方言,并不影响普通话的学习和使用。莫言的普通话可能不很标准,但丝毫没有影响他在文学上炉火纯青的造诣。普及普通话和方言并不矛盾。

  侗台语系的发源地在中国浙江福建广西广东一带。从基本词汇的分歧来看,侗台语系的分化可追溯到距今2500年到3000年。汉藏语系的语族之一。又称侗泰语族或侗台语族。分3个语支:①壮傣语支(又称台语支):包括壮语、布依语、傣语等。②侗水语支:包括侗语、水语、仫佬语、毛南语、拉珈语、佯僙语、莫语等。③黎语支:包括黎语,有人认为仡佬语也属于这个语族。壮侗语族分布在中国广西壮族自治区、云南、贵州、广东、海南和湖南南部,也通行于泰国、老挝、缅甸、越南北方和印度东北部的阿萨姆邦,形成东南亚一个很重要的语言群。壮傣语支的语言,国际上统称台语。使用壮侗语族语言的人口,中国有2300多万。

  分苗、瑶两个语支苗语支包括苗语和一部分瑶族人说的布努语瑶语支只有大部分瑶族人说的勉语。居住在中国广东省增城博罗等县的畲族人所说的畲语也属此语族 ,但语支未定。苗 、瑶语族语言分布于中国贵州省、广西壮族自治区、云南省、湖南省、广东省、四川省和越南、老挝、泰国、缅甸等国靠近中国的地区。使用人口在中国约有940万(1990)。

  藏语传统上分为卫藏、康、安多3个方言,也有学者按地区分北部、东部、中部、南部、西部5个方言,藏语系语言方言区别特征的表现形式不仅代表了语言变体的共时差异和历史演变的不同阶段,同时也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语言之间的接触关系对方言分化的影响。

  佤语的方言划分主要是依据地域分布:巴饶克方言分布于云南沧源、双江、耿马、澜沧等县,阿佤方言分布于西盟、孟连、澜沧县,佤方言分布于永德、镇康、沧源诸县。佤语是从无声调向有声调过程中的语言,但是声调的有无对佤语方言差异的影响并不重要。巴饶克方言的大寨话和阿佤方言的细允话都有声调,但是没有归为一个方言,这大概和不同方言声调来源不同有关。巴饶克方言大寨话的声调和韵母有关,即对应于无声调方言的紧元音,低调对应于松元音;阿佤方言细允话声调和声母有相关关系,即高平/低平对应于无声调方言的送气的清音和浊音,高平也对应于清鼻边音和清擦音,部分中平对应于不送气清音,低平和部分中平对应于浊鼻边音。

  方言差异极其微小,词汇和语法形态的语音差异是区分方言的主要依据。一般来说不同方言之间通话没有障碍,甚至阿尔泰各语族不同语言之间的差异比汉藏语系同一语言内部方言的差异还小。

  例如鄂温克语海拉尔、陈巴尔虎和奥鲁古亚三个方言只是个别辅音存在有对应的差别。

  维吾尔语的中心、和田、罗布三个方言之间仅表现于元音是以部位还是以唇状和谐为主、语流音变,以及因语音变异而影响到词法形式的差异。蒙古语方言的语音差异也基本如此。朝鲜语方言的情况比较特殊,是按朝鲜族移民到中国以前在朝鲜的居住地区,而不是按现有方言所在地划分的,所以中国朝鲜语的6个方言在中国朝鲜语地区呈比较交错的分布状态,但是方言之间的语音差异依然很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