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杀妻藏尸冰柜105天 事后坦然约其他女性开房

2017-08-26 18:18

  半年来,杨敢连陆续收到不少催款消息,直到8月24日下午他还接到从广东打来的电线岁的女儿杨俪萍去世已经311天,同岁的女婿朱冬(化名)是犯罪嫌疑人。去年10月18日,朱冬用双手扼住女儿颈部致窒息死亡后,将尸体放入冰柜冷藏直到2月1日向警方自首。

  事发三个月内,朱冬用妻子的手机与亲友交流,以各种借口见面,营造杨俪萍的。他用妻子的信用卡花掉将近20万,还拿她的身份证与其他女性多次出入酒店。

  8月3日,虹口杀妻藏尸冰柜案犯罪嫌疑人朱冬因涉嫌故意被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提起公诉。

  大年初五,是杨敢连的60大寿,但家人一整天都未联系上女儿杨俪萍和女婿朱冬。

  杨家已经很久没见过杨俪萍了。从去年10月中旬开始,她就没回过娘家,一直与家人用微信交流,说手机听筒坏了。

  圣诞节家庭时,她说在无锡旅游。年夜饭没有回来吃,她说正在玩,初一晚上回来。年初二拜年,家人久等不来,微信与她多次联系,回话“飞机延误,我也不想的,对不起嘛”,终是没有露面。

  “你老爸2月1号过生日你有空来吗?”杨俪萍的母亲有点生气,初五做寿,所有家人都要到,女儿马上回复“当然”。

  杨俪萍的表哥帮他们手机充值,以为是月初扣款手机里没钱了,还是联系不上。“是不是在睡懒觉?”下午4点多,家人让住在杨俪萍对街的表姐过去看看。

  去年5月和朱冬结婚后,杨俪萍便住进了他家,开始了在虹口区商业一村的生活。这是上世纪50年代建造的老式小区,楼高五层,扶梯和楼板均为木质结构,走起来会吱呀作响。

  杨俪萍的表姐上到404室敲门,相较于旁边邻居家陈旧的铁门,表妹家新安装了防盗门。但无人应答,只听到家中牧羊犬在叫唤。她下楼,在二楼与两名上楼的擦肩而过。

  从大门进入这个一居室,穿过厨房和卧室,在阳台一侧打开冰柜,可以看到几盒速冻食品,垫在一个透明隔板上。

  是上海市提篮桥过来的,朱冬在母亲的陪同下向他们自首:2016年10月18日,他掐死了妻子杨俪萍,并将遗体藏于冰柜。

  “上班累了,不开心了,从不见她提起。”杨敢连甚至觉得女儿有点内向,不会和家人主动沟通。但杨俪萍从小品学兼优,考上上海师范大学,顺利进入教师行业,从没让他费心过。

  “永远是我们中最文静的那一个,安安静静看着我们闹。”好友在微博里回忆杨俪萍,从来没和谁红过脸。

  杨俪萍的社交圈很简单。大学毕业后,她在上海市一所重点高中的附属小学任班主任和语文老师,工作7年来都过着学校、家里两点一线的生活,偶尔和好朋友。

  网络上流传着一段她在学校上公开课《》的视频。身穿灰色针织薄衫,留着齐肩短发,杨俪萍在上镇定自如,将知识娓娓道来,用式提问与学生互动。

  “小朋友喜欢你胜过我,因为说你笑起来特别好看,而且总是看着他们笑。你是多么温柔的一个人。”大学室友毛佳华谈起以前和杨俪萍一起教学实习,学生们都很亲杨俪萍,还画了很多图画送给她们。

  日本摇滚乐手MIYAVI,是她的偶像。这位有点叛逆的音乐青年,因视觉系造型、多处刺青、独特的鼻环唇环和吉他技巧等特点受到大众注目。

  “酷酷的,打扮有点另类,朱冬可能外表有些地方,譬如纹身,和他有点像。”杨俪萍的表姐说,朱冬是个很随性的人,他会工作一段时间然后辞职去旅游几个月,再回来找工作。

  这在杨俪萍看来是有个性的表现。“他很特别,跟以前认识的人都不一样。他很勇敢,辞了工作,去。”杨俪萍曾对好友表达自己对他的欣赏。

  没有人知道他们的感情具体如何开始的。2012年在同学上相识后,朱冬像般去了,之后回来又联系上。2014年1月,杨俪萍和朱冬约毛佳华和另一个好友去无锡旅游,朋友们才知道他们已经相恋。

  “他这个人是某家大型商场里的陈列师,这个人按照我们上海话说,就是喜欢‘掼浪头’,搞得自己好像腔调很浓的感觉,不是那种很稳重的,平时说话就是挺拽的。”杨俪萍的高中同学曾在受访时觉得朱冬不靠谱。表姐觉得他“追女生是有策略的,欲擒故纵,若即若离的那种。”

  但朱冬不避讳在杨俪萍面前提他的过去。他父母从小离异,他的外婆和阿姨在车祸中丧生,他和母亲一起生活,父亲组建了新的家庭。而母亲忙于带他阿姨的孩子,对他疏于照顾。

  “那天去你家,觉得地方有些小,可你满足那种小而简单的幸福,我想,也挺好。出门吃饭,你挽着他,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我想,只要他对你好,你开心就好。”毛佳华在8月12日发微博追忆杨俪萍时感慨,从来没有想过,那是最后一次见她。

  2015年2月,杨俪萍发了一条微博:“前几天微信删了,找我就短信或者电话,也不知微博活着的人有多少,女性随时OK,男性有被删除的,在未来的48小时,微博也要战败了,开始陆续删人,这不是演戏,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杨俪萍的每一次朋友,朱冬都会参加。杨俪萍大学室友对他的印象是“人长得挺清爽,话不多”,但因为他不喜欢妻子与一些朋友多来往,她们只能用微博聊天。

  2016年5月28日,杨俪萍与朱冬结婚。当天,没有精致婚纱照,没有雪白婚纱,没有婚庆,没有司仪,只有6桌亲友宴席。

  一切皆是出于对男方家境的考虑,杨俪萍穿了件白色蕾丝长袖和一条破洞牛仔裤便做了新娘。

  “不能说反对,但是有意见的。女儿说他家境不好,拿不出那么多钱,如果反对女儿要不高兴。”杨敢连最后只好和女儿说,这是你自己选择和接纳的,以后不要怪我们父母。

  婚后,杨俪萍最明显的改变是生活习惯。以前讨厌大蒜这类有刺激性味道的食物,在婚后家庭聚餐时,她开始跟着朱冬吃了。爱打扮的她也一改时髦风格,每次与家人见面都穿很休闲的运动卫衣卫裤。但见面也在减少,用微信联系家人次数不多,朋友圈也很少发,朱冬婚后对她的管制更严了。

  杨俪萍的工资加一些补课收入,每个月有一万元左右,再加上朱冬当百货公司陈列员的四五千工资,家庭月收入并不拮据。

  “一般小夫妻过过日子可以了,但为什么日子过到后面,俪萍还向她同学借钱了。”杨俪萍的表姐后来才知道,朱冬用钱挥霍,表妹一直在帮他还赌债和卡债。

  杨俪萍家阳台的铁架上,摆放着十余个大大小小的玻璃盒,几乎占了一面墙。那是冷血动物的家。

  这些蜘蛛、蜥蜴、雨蛙、蛇都是朱冬养的,并安装了摄像头观察。杨俪萍喜欢狗和猫,但也爱屋及乌照料着,还用微距镜头记录在微博说“微距拍小东西线日晚间,杨俪萍在微博上发了一张配文“~”的照片,画面里是一个男人的手握着镊子给蜥蜴喂食。

  4月16日,杨敢连和妻子去殡仪馆为女儿办理丧葬手续。这是他们案发后第一次见到女儿。由于长期低温冰冻,杨俪萍浑身呈紫红色,皮肤干裂,身形蜷曲,干瘦得不成样。“样貌已面目全非,。用任何言辞都无法形容我们当时悲愤的心情,只是泪水止不住。”

  入殓师直言,杨俪萍的肌肤完全受损,一碰即会脱落,已经无法塑形,按照殡仪馆只能捧着骨灰盒开会。在家属几经协商之后,才同意大殓当天用纱布遮面,但瞻仰遗容。

  杨敢连只能从警方获知,朱冬交代因家庭琐事争执而掐住妻子的脖子,造成窒息身亡。

  “最近在办离职,老公对我各种好,我有点恐慌......吃了顿大餐然后问我要不要买衣服......”去年9月19日晚,杨俪萍发了一条配有5张大餐照片的朋友圈。在评论里她告诉朋友,朱冬升职了,让她不要工作了,太辛苦,一心料理家庭就好。

  15天前,她刚在微博发了一张露出新纹身的照片,右手臂上纹了一个抽象的翅膀。配文写着:“30了,过得还算循规蹈矩,也没做过什么重大抉择,越大越害怕改变,希望之后一切安好。”

  原来夏天时,朱冬告诉她,自己在找到月薪2万的工作,让她辞职一起去发展。

  10月14日,也就是杨俪萍去世前4天,朱冬陪她去学校辞职,物品,办理了离校手续。她给学生家长们发感谢短信,并告知大家“即将与家人去生活”。

  当天晚上他们回娘家,杨敢连还未下班,只有杨俪萍母亲在家。她把学校发的运动鞋给母亲留下,就走了。“她说想吃牛肉火锅,我说去吃吧,她说不吃了,下次再去。”这是母亲最后一次见到她。

  事发后三个月内,朱冬将妻子的尸体冷藏在阳台的冰柜里,旁边是放着冷血动物的玻璃盒。

  他以“手机听筒有问题,联系请用微信”为借口,用妻子微信冒充她的口吻,若无其事地与亲友交流,照例每天下楼遛狗。

  10月31日、11月21日和22日,朱冬以妻子的口吻分别在微信圈发布信息,伪造和她一同游玩和共同庆祝生日的。

  杨俪萍家养的大猫病死了,母亲11月21日发微信给她“毛咪在今夜没有了,我们都不在家,都上班可怜。”朱冬用杨俪萍的手机回复“我们在外地”并配上大哭的表情。

  12月2日晚上,杨俪萍表姐步行回家的上碰到了朱冬。“姐姐”妹夫主动叫她,她回问“你这么晚去干嘛?杨俪萍呢?”

  入冬,杨俪萍的母亲给朱冬织了一件烟灰色的毛衣,女儿也有一件相同颜色的。圣诞节那夜,家人让夫妻俩来对街的表姐家,顺便把毛衣拿走,他们回复说在无锡旅游。

  几天后,朱冬独自一人来表姐家拿毛衣,阿姨他多和妻子回家看看。朱冬马上回答,俩人打算庆祝领证一周年,要出去玩几天。

  警方给了杨敢连两份报告,一份是报告,一份是朱冬的鉴定证明。杨俪萍属于“机械性窒息”,直言由于低温冰冻时间过久,解剖以及使用先进技术也无法正确判断具体死亡时间;朱冬的鉴定完全正常,负有完全刑事行为能力。

  8月3日,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依法以涉嫌故意罪对朱冬提起公诉,案件审理工作正在进行中。

  整理杨俪萍的遗物时,家人翻出一张纸条,是朱冬潦草的字迹:“只有你一个,再也不和别人发消息,不会和别人联系,手机每天都可以给你看,手机记录随时可以去拉,每月一号。”左下角还补上一行小字“如果有,烧炭,在家里,一起死。”

  半年来,杨敢连陆续收到不少催款消息,直到8月24号下午他还接到从广东打来的电话。

  女儿过世后,朱冬向各大银行、理财平台借款,用妻子的信用卡花掉将近20万,并供述案发后用杨俪萍的身份证与其他女性多次出入酒店。

  年初五后,朱冬八旬的奶奶年初六不幸逝世。邻里猜测,可能是孙子的事给了她很大打击。

  7月,当地计生委给杨敢连办理了计划生育家庭特别扶助证,给这位失独老人发放了扶助金。

  “开心每一日”是杨敢连的微信签名,他开始学着用微博在网络上寻找相关线索。关于案件的种种疑点:具体的作案动机,朱冬撒谎赴港晋升及女儿辞职的目的,摄像头为何关闭,银行账单交易的明细等等,都让这位明年2月即将退休的无法安睡。

  经过女儿房间时,杨敢连总是会忍不住再向里看一眼。女儿把母亲和小狗的照片压在桌子的玻璃下,床尾墙壁上还留有她以前贴的日文贴纸,翻译过来是“难过的时候笑一笑”。

  旁边一张信纸,写着挚友们的悼词:“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